位置: > 10bet十博网 >

10bet十博网

公司新闻

中年男深夜跑滴滴遭强吻,父病被逼债、丢项目:含泪卖车情绪失控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2-12 13:47 来源:admin
html模版中年男深夜跑滴滴遭强吻,父病被逼债、丢项目:含泪卖车情绪失控

文/南风

图/来源网络,侵删

01

晚上10点半,郑飞还在路上跑滴滴。妻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去,他想着再拉一位顺路的乘客就收工了。

到了乘客上车点,郑飞见是一位喝的醉醺醺的女孩,就下车开了车门。路上,这位乘客一直在不停地说话,郑飞知道,喝醉酒的人有时候会话多,在被问问题时,他也会回应几句。到了下车点,郑飞扭头看向乘客,说:“您好,到了。”

谁知,女孩忽然凑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笑着说:“你扶我下车好不好,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”

郑飞被刚才的情况惊吓住了,说:“乘客,您这样不对。”

“你管我对不对,你给我开门,扶我一下,求求你啦。”

郑飞看一眼时间,已经快11点了,他下车开了后车门,女孩却不下来。想到刚才的情景,郑飞并不想和这个女孩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,他白天上班,晚上跑滴滴,很累,很想早点回去休息。

“您可以先试着迈下来一只脚,我扶着您的胳膊。”

女孩听了他的话,迈出一只脚下来,郑飞伸手扶她的一瞬间,她整个人都挂在了郑飞身上,扭来扭曲,说:“叔叔,你很像我前男友,你送我上楼行不行?”

郑飞像触了电一样急忙推开女孩,又怕她摔倒,就伸着两胳膊扶着她,“女士,您到了,请您站好,我要关车门回去了。”

“你很烦我吗?”女乘客忽然开始哭,“我不好看吗,我身材不好吗,你凭什么不喜欢我?”

郑飞有些后悔没听妻子的话,早些回去,不该接这最后一单的。他正想着该怎么办时,女孩忽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凑过去又要吻郑飞。

“女士!”郑飞很生气地推开她。

跌坐在地上的女孩,忽然尖叫一声,“你非礼我!”

深夜的街上,人比较少,但听到声音的人陆续来围观,不多时也聚集了五六个人。女孩哭着说郑飞趁她喝醉,非礼她,亲她的脸,摸她的胸。

来接女孩的朋友指着郑飞脸上的口红印大骂他畜生,还报警叫来了警察。

车内的监控能证明是女孩主动亲吻的郑飞,但是车外没有监控能证明。郑飞和女孩都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,郑飞认为自己没错,不想去,女孩的朋友开口就要5000块钱的赔偿,郑飞听了很心烦,“你朋友不自重,凭什么要我赔偿,明明我才是受害者!”

后来在警察的干预下,郑飞赔了女孩500块钱。

开车回去的时候郑飞发现女孩不知何时吐在了他车上,后座上稀稀拉拉好几处呕吐物,气味难闻的很。

等他自己洗好车,已经将近凌晨一点,郑飞看着手机里妻子的未接电话,还有银行卡的扣款信息,越想越气,越想越难受,竟蹲在车边默默哭了起来。

500块钱不多,可也意味着他周末这两天白干了,父亲也少了买药钱。

02

周一上班,郑飞被总监叫去谈话,总监说:“郑飞啊,我想跟你商量个事,你现在做的这个项目,能不能交给刘浩做?”

郑飞很惊讶,“这个项目在我手上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是这样的,一来你目前家里的事比较多,精力难免分散,再就是公司觉得刘浩更适合做。”

“我不会让家里的事影响我工作的!”

“算了吧,郑飞,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,公司得为每一个项目负责。”

郑飞再问,领导明显有些不耐烦了,不想继续解释,最后说:“我把你叫过来商量,其实是公司已经做好了决定,我是通知你。你抓紧时间把项目交接给刘浩。”

从领导办公室出来,郑飞久久不能平复心情。这个项目他已经做了大半年,该搭建的都搭建起来了,也开始运行了,忽然要移交,也就意味着这个项目的奖金他也拿不到了,因为成果是刘浩的了。

前段时间,郑飞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父亲摔了一跤就昏迷不醒了,他一边让母亲打120,一边开车回家,十三个小时的车程,他开了九个半小时就到了。

一路上他的心都悬着,人年纪大了就怕摔倒,有些老人摔一跤就再也醒不来,他害怕,却也在心里一遍遍安抚自己说,父亲不会有事的。

等他狂奔到老家的医院时,父亲的抢救已经结束,医生说:“幸好病人送来的及时,脑出血的量不算大,否则就直接影响生命安全了。不过,目前病人尚未完全恢复意识,自主呼吸不理想,建议先安排在重症监护室观察。”

脑出血量……也就是说,父亲是突发脑溢血?

郑飞忙不迭答应,“好,好,先在重症监护室观察。”

重症监护室的费用高,一天接近一万,郑飞知道这将是一笔高额开支,但没想到会那么高。护士每天给他们一次账单,郑飞看着账单上的数额,再想想几乎被掏空的银行卡,心里第一次觉得恐慌无力。

父亲的治疗费、手术费,以及普通病房住院费、药费、护理费、检查费等等,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三十万。

他现在需要钱,他不能没有钱。

他坐在工位上,看着忙碌的同事,像是忽然被抽空了力气,感觉累的很。他把手上的项目重新过了一遍,并没发现自己哪里做的不妥,即便是前段时间请假回家他也没落下项目的进程,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刘浩更适合负责这个项目了。

中午吃饭时,郑飞去找了刘浩,刘浩表现的很无辜,说:“公司的决定,我也很莫名其妙,不过,总监布置的任务咱们也得好好完成啊,郑哥,你看下午方便吗,咱们把项目有关的资料办下交接?”

没有人给郑飞一个合理地解释。他正想着怎么再跟总监争取一下,刘浩忽然叹了一声:“咱们给人打工,没什么自由,上级让干什么就得干什么,我自己手上也几个项目呢,这又给我增加一个,真是要把人累死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,除非不在这干了。”

这句话似乎在提醒郑飞,如果不依不饶,怕是只有辞职回家了。

人到中年,身上背着养家的责任,背着房贷、车贷,还要给父亲治病,怎么敢轻易辞职不干。郑飞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地把项目交接了出去。

03

晚上准时下班,妻子很惊讶,“你今天没出车啊,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”

郑飞放下车钥匙,说:“嗯,好久没陪你和孩子了。”他不想提工作上的事情,妻子脱离职场好几年了,说了她也不懂,他也不想让妻子跟他一起忧愁。

妻子做饭,他去看儿子写作业,明明很简单的题目,可是儿子好像就是教不会,他心里窝着一团火,说:“这道题,和上道题是同一个类型的,你不会举一反三?”

儿子满不在乎,“不会,我笨!”

“你笨?”郑飞终于爆发了,“每学期给你报辅导班,花了多少钱?你上学、上辅导班,爸妈风里雨里一回不落地接你,送你,你现在跟我说你笨?”

妻子听到动静,把郑飞拉了出去,“孩子现在大了,你别跟他吼。”

儿子似乎也很委屈,追出来说:“你多久没接过我回家了?你这几个月陪过我和妈妈吗?你每天那么晚回来,究竟在忙什么?”

“我还没说你一句,你就学会犟嘴了?”郑飞一边推开妻子,一边指着儿子说,“我供你上学,就是为了让你跟我犟嘴的吗?”

眼看着父子俩要吵起来,妻子忽然尖叫了一声,“郑飞,这日子到底还过不过了?!”

父子俩都被吓住了,儿子不想听他们争吵,这一年他不知道爸妈为钱吵了多少次架了,自从爷爷生病,这个家就变了,没有温度,只有冰冷!

妻子站在客厅哭的浑身颤抖,“郑飞,你别把你在外面的不如意带回家里好不好?你不知道今年家里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?你在家吃过几次饭?你每天早出晚归,早出晚归,你知道我跟儿子为了省钱每天在吃什么吗?你只管把家里的钱都拿出去给你爸买药,治病,我拦着一次了吗?你每月发了工资,还了房贷、车贷,剩下的一半还债,四分之一给你爸买药,余下的勉强够基本的生活开支,儿子的辅导班……”

妻子说到这里似乎说不下去了,停下来痛哭,郑飞知道这一年家里的生活艰难,委屈了妻子和儿子,他想走过去安慰妻子,可妻子扭身进了卧室,“嘭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他去厨房看了一眼没做好的饭菜,都是便宜的青菜,连点肉腥都没有。

郑飞颓然坐到沙发上,他不明白他四十岁了,为什么会把生活过成这样,他怪自己太窝囊,没有大本事,挣不了大钱,给不了父母和妻儿好的生活。

父亲刚住院时,家里的存款都被他拿出去了,还问亲戚朋友借了十几万,这段时间他的工资就像妻子说的,刚发下来就所剩无几,这个家的生活确实很难了。

没一会儿妻子从卧室出来,背着包像是要出去,郑飞急忙站起来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妻子一边换鞋一边说:“饭已经蒸好了,你把菜炒一下,我去上班。”

“大晚上你去哪儿上班?”

“家附近的超市。我十点就回来,你炒好菜喊儿子吃,不用等我。”

04

那天听儿子说了自己近来很少陪伴他,郑飞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事,周五下班后他跑了一个多小时的滴滴,看时间儿子的辅导班还有半个小时就放学了,他想着接了儿子后去吃儿子一直喜欢的肯德基。

他在学校门口等到最后一个孩子出来,也没看到自家儿子,问了老师才知道,儿子这学期根本就没上辅导班!

郑飞开车回家的路上给妻子打电话,妻子许是在超市忙着没接,他心里又生气又委屈,儿子怎么能这么辜负他和妻子的苦心!

到了家,儿子正在写作业,他上前就问:“郑赛,你为什么不去辅导班上课?”

儿子说:“我自己能学会。”

郑飞眼看着就要发火了,儿子从书包里翻出两张考试卷,郑飞接过来一看,数学100分,语文97分。

“这学期开学,我就拉着妈妈一起把辅导班的学费要回来了,我现在的成绩还行,不上辅导班也不落后。”儿子抬头看向郑飞,“爸,那天你看我写作业,我就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才故意写错题的,没想到惹你生气了。爸,对不起。”

郑飞眼圈一酸,想伸手摸摸儿子的头,又怕自己当着儿子面哭,扭身出去缓了一下情绪,才又进来说:“走,儿子,爸带你去吃肯德基。”

儿子摇头,“我跟妈妈学会了做饭,我吃过晚饭了,爸,我不喜欢吃肯德基了,没有家里吃的健康。”

郑飞摸了摸儿子的头,红着眼圈,说:“儿子长大了。”

儿子越懂事,妻子越辛苦,郑飞越想努力工作,加油兼职,让日子再重新好过起来。

项目被刘浩接手后,据说进展并不顺利。具体怎么不顺利的,郑飞没有问,也不想问,免得让人以为他还惦记着那个项目。

总监找他谈过一次,让他帮助下刘浩。他笑笑,说:“您放心,毕竟是我亲手搭建的项目,自然也想看到这个项目发展的很好,有需要帮助,刘浩只要来找我,我都会尽力协助。”

那个项目他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,自然也想看到好的结果。但现在项目毕竟在刘浩手上,他不好主动问。

后来,刘浩果然来找他帮忙,他倒也没有推脱,认真帮着解决问题,刘浩感叹说:“郑哥,我还以为丢了项目你心里会不舒服,不愿意帮忙了。”

“心里确实不舒服。”刘浩笑笑,“但咱也不能因为个人情绪影响工作啊,这个项目我是很希望你能把它做好的。”

刘浩提出请他吃饭,他摇了摇头,“下了班我还有事,以后有空了再聚。”

郑飞眼下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让家庭度过难关,他仍然白天上班,晚上跑滴滴,饭吃不吃都行,但钱不能不挣。

妻子在超市当理货员,他知道以妻子的能力当理货员是屈才,但超市目前没有更好的职位,妻子说:“夫妻一体,我怎么忍心看着你一个人那么辛苦,我挣点钱,也能贴补家用。”

郑飞很多时候都在庆幸,自己有个好妻子、好儿子。

晚上出车的时候郑飞接到了三舅的电话,三舅问了他一些基本的情况,才支支吾吾说:“飞飞,有个事三舅想跟你商量商量。”

郑飞一听,心就一沉,说:“三舅,您是不是有啥事儿啊?”

“你弟谈了个对象,女方家里要18万8的彩礼。”三舅似乎也有些为难,“我知道这时候跟你开口提钱的事儿不好,你爸生病花那么多钱……”

郑飞咽了咽喉咙,故作轻松地说:“没事儿啊三舅,康康也不小了,该结婚了,这是好事儿!三舅,康康哪天定亲啊,我下个星期把五万块钱还给您,晚不晚?要是急的话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“不晚不晚。”

挂完电话,郑飞把车停在路边,他趴在方向盘上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车流,以前他开着车也是车流中的一份子,以后,他就不是了。

生活,怎么就这么难啊!

短时间内,他上哪儿筹五万块钱啊。前几年小房子换购大房子,他就把能用的钱都拿出来了,还借了几万块钱,去年眼瞅着生活好一些了,他又换了一辆新车,家里的存款始终没有多起来,父亲这一病,让他的生活捉襟见肘了。

郑飞抚摸着方向盘,然后拍了拍,“朋友,真舍不得你。”

车卖了11万多,郑飞和妻子商量了一下,留了一万多做日常生活开支,其余的全部用来还债了。

妻子抱了抱郑飞,“老公,这车是你很喜欢的,买之前看了很久。”

“没事。”郑飞任由妻子抱着,半天没抬头,后来他拍拍妻子的背,说:“这几天再给儿子报个辅导班吧,别的孩子都课外补习,咱儿子不补,容易落下成绩。”

妻子有些犹豫,“辅导班的费用不便宜,再缓些时间吧?”

郑飞摇头,“不能苦了儿子,我们辛苦点没事儿。”

05

发工资那天,郑飞看着到账的数额,奇怪怎么无缘无故多了两万一出来?他仔细看了工资条,澳洲网华人论坛,发现多出来的两万一在奖金那一栏。他问人力资源部的同事,得到的答复是部门报上来的项目奖金。

他又打电话问总监,总监说:“项目是你搭建的,公司决定把项目交给刘浩做,也是考虑到你最近家里事情多,但并不会抹掉你的功劳,该是你的,就应该给你。”

郑飞笑笑,心里忽然就开朗了,工作起来也更有干劲儿了。

他现在每天比平常早起一个小时坐地铁去上班。晚上不能跑滴滴,他就去跑外卖,这样也好,他也不用想着下一个乘客是不是个奇葩了。

跑外卖除了送单的时间赶了点,其他都很好。他一直以为,只要自己踏实肯干,生活总不至于过的太差,他失去的也会重新拥有。

等订单的时候他给父母打了个电话,父亲说话比前两个月利索了很多,母亲在电话里也高兴,说:“飞飞,你爸比以前好了,虽然还不能下床走路,但腿上有些力气了。”

这大概是这几个月来最好的消息了。

郑飞重重点点头,“妈,我爸不能下床,全靠你自己照顾我爸,辛苦你了。”

“傻孩子,说的什么话。”母亲的声音忽然哽咽,“苦的是你和娟子,我听你三舅说你把欠他的五万块钱还了,那么多钱,你和娟子得多辛苦才能挣出来。”

郑飞的眼圈一酸,笑了笑,“妈,我和娟子还年轻,也没啥,你跟我爸在家好好的,记得按时给我爸吃药,你跟我爸可别省着吃,都得注意营养,你们俩在,我们过年回去才有个家。”

店里已经准备好了订单的食物,郑飞又匆匆嘱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,他骑上电动车就往前冲,每个订单都有时间,晚了可能会有人投诉,遇着了投诉,可能这一天都白干了。

饿的时候,他就买两个包子,水是从家带的,能省则省。

穿梭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,郑飞迎着风,也迎着未来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0